位置:首页 > 成功秘诀 >

不改革是永远没有出路的

作者:小家电网 | 发布时间:2019-02-10 13

  “先生,我来看您了。”新年伊始,手捧鲜花的赵荣华又一次站在海盐县澉铺镇步鑫生的墓前,诉说心中的改革愿景和奋斗目标。

  上月,在北京,用一把剪刀“剪开”中国企业改革帷幕的步鑫生,被授予“城市集体企业改革的先行者”称号。当天,替步鑫生领奖的,正是曾经的得力干将赵荣华。从北京一回来,赵荣华就捧着“改革先锋”的荣誉证书站在了步鑫生的墓前,眼中饱含热泪,喃喃自语:“要是先生还在,就圆满了。”

  2015年6月6日,81岁的步鑫生在家乡病逝,带走了那段劈波斩浪的改革岁月。留给我们的,是永不褪色的改革精神。而从赵荣华等当事人追忆他的三个人生片段中,我们看到了最真实的步鑫生,也真切体会到一个改革家给社会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。

  改革面前,他从不退缩

  按常理,步鑫生应是赵荣华的仇人。但赵荣华却直言,这是外界的误解,“先生是师长一般的人,永远值得敬佩”。

  古稀之年的赵荣华,正是当年那场轰动全国的“罢免风波”的当事人。忆起当初,他感慨说,“知道先生脾气‘犟’,但没想到这么‘犟’。”

  1976年,27岁的赵荣华来到海盐手工业系统的红星服装厂(海盐衬衫总厂前身)工作。当时,步氏裁缝世家的传承人步鑫生正担任车间主任,负责全厂生产经营与管理。那时起,赵荣华的命运就与这位改革风云人物绑定在了一起。

  红星服装厂是一家县属集体企业,主要依靠商业包销和代工生产,打的是别人的牌子,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。其时,员工仅70余人,固定资产只有两万多元,年利润仅5000元,全厂90%的工人已到退休年龄,但这个风雨飘摇的企业,实在不堪负担庞大的退休金。

  为使企业走出困境,步鑫生勇于担当,将目光瞄准上海,千方百计寻找市场。“我进厂时,步鑫生正竭尽全力向上海服装鞋帽公司争取一批衬衫加工任务。”最终,他们厂成为上海服装鞋帽公司设在浙江的首个定点加工单位。

  那时,赵荣华看着企业规模不断扩大,1979年,企业更是甩掉商业包销的拐棍,从生产型转变为生产经营型。同年,海盐红星服装厂正式更名为海盐衬衫总厂,步鑫生被任命为副厂长,并刮起新的改革风暴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打出自己的牌子?”站在海盐南北湖风景区的步鑫生改革精神陈列馆内,赵荣华忆起步鑫生的这句话,自豪地介绍着海盐衬衫总厂自创的一个个衬衫品牌。

  1979年始,步鑫生带领员工立足国内市场,先后创出“双燕牌”衬衫、“三毛牌”儿童衬衫,并将眼光看向国外,推出“唐人牌”高级衬衫,产品远销美国、阿拉伯等地。

  品牌立足市场,质量是关键。为此,步鑫生制定了极其严格的管理制度:工人在车间里不准打人骂人,不准做私活,不准抽烟,不准放茶杯;工厂在车间外的走廊里统一放置保暖茶桶。“为这,他‘得罪’了不少人。”赵荣华说,“骂声很多,但他从不退缩,反而越改越勇。”

  一开始,步鑫生无非是想把一家“破厂”办好;1981年,“转正”为厂长后,闯劲更足了。

  “在他看来,抓生产,没有错。”凭着这股“犟”脾气,步鑫生开启新一轮改革:打破“大锅饭”,推行“联产计酬制”,“上不封顶、下不保底”;砸掉“铁饭碗”的用工制度,对慵懒怠工的职工予以辞退……他总是说,不改革是永远没有出路的。

  “还有一个问题令步鑫生头疼。”赵荣华说,因为请病假扣工资很少,车间常有人请假,影响流水线运转。1981年4月,步鑫生对病事假作出新规,职工除享受国家规定的劳保待遇外,一般请病假者每天只发4毛钱的生活补贴。工人们的出勤率立马提高,达到98%以上。

1 2 共2页